石家庄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游泳

我获得中国电影剧本最高奖了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我获得中国电影剧本最高奖了!”通过十多年的努力,康谦这位被家里人称为“二傻”的送水工,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他是个自不量力的送水工

9月15日,辽宁锦州凌海城建工人康谦吃力地往四楼一户人家扛水桶,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告诉他中奖了。康谦苦笑了一下,肯定又是中奖骗局,挂断了。没想到又追了过来,问他:“你是不是写了一个剧本叫《太囧球迷》,我们是夏衍电影文学奖评委会,你的剧本入围了,请你9月18日到天津领奖。”

康谦立刻蹦了起来,水桶“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县城送水工居然获得了中国电影剧本最高奖夏衍奖!有多少编剧写了一辈子剧本都无法企及啊!奇迹竟然发生在他的身上!

9月18日,天津。中国电影剧本中心主任、著名电影编剧苏小卫,著名编剧冉平,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等为获奖者颁奖。康谦的喜剧电影剧本《太囧球迷》获得了夏衍杯潜力电影剧本奖。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家农村的妈妈时,另一头妈妈激动得久久说不出话来。这次剧本获奖是康谦10年来第206次投稿了,绝大部分都如石沉大海。

2007年,送水工康谦带着辛苦写成的剧本到北京朝阳区一家影视公司找导演。为了见这位导演,他在北京朝阳公园附近租了一间不足三平方米的地下室,苦等了两个星期。当导演听说他是高中毕业的送水工时,嘴角撇了撇,用余光看了眼本子,说:“放这儿吧。很多专业编剧都不行呢。”

康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酷热的地下室。此时,他口袋里只剩下1200块钱,在北京还能支持多久?

他跑了大大小小十几家影视公司去推荐自己的作品,多数公司还是把他拒之门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钱就所剩无几。为了生活,他开始打短工,送外卖,给广告公司发广告,维持生计。有一次,好不容易找了一份给导演当枪手的活儿,辛辛苦苦忙了一个多月,导演却拿着他的剧本跑了,一分劳务费也没给。康谦晚上在地下室吃着泡面时,单位打来:“再不回来上班就开除你。”

在康谦凌海的家里,墙上贴满了邮寄往各地的200多张投递单。大都杳无音信。这些投递单都承载着这位城建系统送水工的一个个希望,也证明了一次次失望。

希望又失望,失望再希望

康谦是凌海建设局自来水公司一名普通工人。送桶装水、收水费、抄水表是他的日常工作。同事认为他好高骛远,领导认为他不务正业,就连他的父母也说他“太不着调”。有的同事埋汰他:“你才高中毕业,长那个脑袋了吗?”

其实,康谦17岁就发表了作品。在高二的一次班会上,他根据本班同学一件真事创作了一个小品《礼物》。他自编自导自演,结果把全班同学、班主任、校领导都看傻了。班主任对他说,你很有文艺天赋,以后当编剧吧!

班主任无意中的一句话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他梦想考戏剧学院,当一名编剧。但遗憾的是高二下学期,得了一场病,在家休学了将近一年。结果高考失利,他的学历止于高中。

他成了城建系统一名普通工人,可他总觉得就这样混一辈子不甘心。内心深处,他没有放弃编剧梦。他一边工作,一边自学剧本创作,白天骑着自行车一身汗水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晚上拿起笔挑灯夜战编故事。故事越写越精彩,很多作品在报纸及《中国作为方便广大学生购买暑假火车票家》、《故事会》等刊物发表,这更让他坚信自己是这块料。

脾气暴躁的父亲曾把他的剧本撕得粉碎。父亲的粗暴深深地刺伤了他的心。

终于,他有了一次接近梦想的机会。2004年,他在《中国文化报》上看到一则全国喜剧小品小戏创作大赛征稿的消息,就把两个小品剧本邮给了组委会。半年后,他收到组委会的,其中一个小品剧本《收费》获得了大赛的一等奖。不久竟接到著名编剧何庆魁和演员高秀敏的。何庆魁看了他的作品大为欣赏,鼓励他继续写下去,并约定见一面。这让他欣喜若狂。

此后,他根据高秀敏的性格和表演特点,为她量身创作了几个剧本。可没多久高秀敏因为心脏病去世,剧本的事情就此搁浅。

2008年 月,康谦在当地报纸上看到市里一家文化单位要招聘专职编剧,于是他拿着创作的十多个剧本去应聘。“你高中学历根本不行,我们要求最低是本科!”招生单位的一句话,让康谦的心顿时哇凉哇凉。

爷爷,我终于获奖了,可惜您无法分享我的喜悦

2010年9月底,康谦病倒了。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他在电视巴洛特利首发出场却错失单刀上看到,几位知名编导要到沈阳做一档娱乐节目,他想去沈阳见见这几位编导。可兜里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只好开口管父母借。

“别去了!我们不是心疼钱,是心疼你身体,咱就是农民家的孩子,当不了什么编剧,你就死了这份心吧!”父母看到儿子想推销剧本都想疯了,坚决不同意。

后来,还是爷爷偷偷把他叫过来,塞给他500块钱:“孩子,我相信你,不管行不行,你就去试试吧,这钱是爷爷支持你的!”康谦拿着剧本背着父母偷着跑到了沈阳。

初冬的半夜,沈阳雨夹雪,天气特别冷。他只能哆哆嗦嗦地在火车站熬到了天明。第二天,他在电视台门口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他想见的影视编导,傍晚他接到了父亲的:“爷爷因为突发脑出血去世了!”他顿时蒙了,连夜赶回家,面对爷爷的遗像失声痛哭。

他的作品大多数是喜剧,但寻梦的路途却一路辛酸。

终于,康谦在《中国文化报》上看到一则征稿启事,首届钟山杯电影剧本大赛面向全国征稿。他把两个电影剧本投给了组委会,8个月后接到了组委会的,他的两部喜剧电影剧本《冤家亲家》、《歪打正着》 双双入围。他是那次大赛700余名作者中唯一一位两部作品获奖的编剧。

康谦拿着两万元奖金,痛哭失声。这么多年付出的努力终于被认可了!他当时的感觉就像蹲了十年大狱,突然间平反昭雪那样痛快淋漓!

康谦买了一大束鲜花放到了爷爷的墓前,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爷爷在他最困难时给的那500块钱。当初他对爷爷说:“这钱是我借的,等我稿费下来,我要成倍还。”

夏衍电影文学奖是中国电影剧本的最高奖。评委会对他的作品《太囧球迷》的评语是:构思新颖,用一种诙谐幽默的手法表现了一个有关人性真善美的话题。

大家看他的眼光变了。单位同事们现在叫他“编剧送水工”,当地文化部门的朋友叫他“送水工编剧”。现在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转行成为文化馆专职编剧,专心从事创作。现在已经有江苏和北京的影视公司找他,协商电影的拍摄合作。

现在,康谦的父母逢人便乐颠颠地说:“没想到我儿子这么有毅力,现在我可理解他了!”一天,本来不善言辞的父亲突然对康谦说:“儿子,以后用钱吱声,爸这儿有!”康谦吓了一跳,老爸太敞亮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实习:白俊贤)

广西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临沧白癜风治疗
承德看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