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莱彻尔不让我知道她的住处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0日    点击:[2]人次

摘要:莱彻尔不让我知道她的住处,也从来不让我把她送到家里。水塔旁边的这个巷口,就是她每天晚上8点钟出现的门口,也是她晚上10点钟离开时紧紧关闭的大门。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黑夜的影子笼罩住城郊的这条窄巷时,她便步履蹒跚地走来,像一个从很远的家里步行过来的孩子一样。据我观察,她从来没有在晚上8点钟之前在这条窄巷口出现过。有很多次,我提前跑到这里,站在涂着蓝、红色的公共大水塔旁边焦急地等着她,直到出现她的身影。在我们认识后的很多个月里,她只迟到过两次,而且只晚了10分钟或15分钟。

莱彻尔(她的名字)不让我知道她的住处,也从来不让我把她送到家里。水塔旁边的这个巷口,就是她每天晚上8点钟出现的门口,也是她晚上10点钟离开时紧紧关闭的大门。每次我要求送她,她总是恳求我说,她父亲禁止她与男人亲近,如果看到我们两人在一起,父亲会毫不留情地打她,也许甚至会把她赶出家门。

“弗朗哥哥,妹妹每天晚上都到这里来和你相会,”她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直到你不再想见我的时候为止。但是你要坚决履行你的诺言,不要企图去找我的住处或者送我回家啊!”

我一次又一次地向她发誓。

“总有一天你可以到我家里去玩的,”她握着我的手轻声说道,“但是现在还不行。在我告诉你之前,你不能越过这座水塔。你向我发誓!”

几乎每次在一起散步,她都提起这个问题,似乎是在提醒我,有什么危险正隐藏在这条窄巷的黑暗中。我清楚地知道,不会发生任何危险,因为我的家就在这排房子的拐角处。另外,过去每当我怕回家赶不上吃饭时,我总是穿过这条窄巷走后门回家,因为这是最近的路。但是现在,当黑夜到来时,这条窄巷就成为她的领地。只要是在晚上,我就不走这条小巷回家,因为怕遇到她或者偶然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从认识她的第一天就对她做出了承诺。这个诺言我一直严格地遵守着。

按照我的理解,莱彻尔和她的家庭大概非常贫穷,因为近一年来,她只穿一套衣服。这是一套褪了色而且很薄的天蓝色的衣服。我从来没有看到她的衣服沾上一点儿脏的东西,大概她每天都洗这套衣服。衣服上有不少仔细、熟练地缝补的补丁。每次见到她,我总是担心她的这套衣服穿不了很久了。我想用我节省下来存在银行里的几个美元为她买一套新衣服,但我不敢对她提出这个建议,我知道她一定不会接受。当这套衣服破得不能再穿的时候,我们两个该怎么办呢?我深信,到那时,我就见不到她了。真是要仔细爱护这套衣服,而且每天要非常小心地清洗,才能让它保持长久。

有一次,她穿了一双黑袜子。自从认识她以来,除了白袜子以外,我没有见她穿过别的袜子。那天她穿了一双黑色 。

第二天晚上,我祈祷让她再穿那双黑袜子,但是当她出现在巷口的电灯光下时,我见她又穿上了以前的白袜子。我没有问她,因为我不想问她任何可能让她的感情产生痛苦的问题。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她的那双黑袜子只穿了一次?如果我要问,可能会像以前在一起散步的时候那样,她笑着抚摸着我的手,然后她说出原因给我听。但是我担心,不敢问,怕有很多事情会使她伤心,怕我的问题会成为对她的轻视。

每当她从黑暗的窄巷中出来时,我就走过去迎接她。我们两人在电灯光下手拉着手走向街角的咖啡店。咖啡店的对面是电影院。每天晚上,如果不进咖啡店,我们两个人就去电影院。我非常想带她到这两个地方去,但是我没有足够的钱在同一个晚上既去咖啡店又去电影院看电影。每天下午我送报纸只能挣到20美分,是不够又买冰激凌又看电影的。所以,我们只能被迫在这两个娱乐场所中选择一个:如果进咖啡店就不能看电影,反之亦然。

每次站在一边是电影院一边是咖啡店的街角的时候,我们都不马上做决定,究竟是进咖啡店还是看电影。对于我来说,在这个街角的宝贵时间,像我们两人共同度过的那样,是一个非常愉快的时间。在她说出自己的愿望之前,她总是千方百计让我向她表示,我倾向于到哪里去。

“我不会向任何方向移动一步的,直到你指挥我按照你的愿望去做。”我总是这样对她说,“我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能够在你的身边,对我来说就非常好了。”

“那么等着我说我们要到哪里去。”她微笑着拉着我的手,接着说,“你去咖啡店,我去看电影。”

这是她想表达自己愿望的一个办法,她从来不直接告诉我。当她告诉我说让我去电影院而她进咖啡店的时候,我马上就知道,相对看电影来说,她更想吃冰激凌。看电影的娱乐会延续近两个小时,而吃冰激凌最多不超过半小时,因此,与在路这边的咖啡店里吃冰激凌相比,我们更多的是去看电影。

电影院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因为在电影院里闪烁的灯光下,我们可以坐得很近,我握住她的手。如果观众不多,我们一般会找一个后排靠墙的地方。在那里,当确信没有人看到时,我就拥抱她,吻她。电影结束后,我们两人慢慢地走向巷口的公共水塔,那个巷口没有什么人,我总是搂着她的腰陪伴着她。

我们静静地相互陪伴着,我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她紧握着我的手。当到了不得不把她送走的时候,我们两人总是走到窄巷中的黑暗处,站在那里互相拥抱。在最初的一个晚上,她吻了我,我也回吻了她,然后我们默默地恋恋不舍地告别。

当她深入黑暗中后,我跑过去拉住她的手:

“我非常爱你,莱彻尔。”我对她说。她要抽出手,而我握得更紧。

“我也是这样,我非常爱你。”她喘息着说,然后抽出手跑进黑暗之中。

我静静地站着,直到听不到她的脚步声了,我才转身走回家去。我家的后门就在那条窄巷里,我站在窗前望向沉沉的黑夜,侧耳倾听,想要听到她的声音。那边路灯的微弱光线照在屋顶上,但是光线不能照射到小巷的下面。在窗边站了一个小时,我才去脱衣睡觉。有很多次,我在半夜里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从床上跳下来冲到窗边,但那根本不是她的声音……。

秋末,我收到我的姑妈给的5美元作为生日礼物。收到这个礼物之后,我马上做了一个和她一起去玩的计划。那天晚上,我想让她对我拥有这么一大笔钱感到惊喜,我要带她坐电车去市中心。我要带她进饭馆,然后去看戏。我们两人从来没有到过市中心,这是我第一次拥有超过50美分的钱。那天下午,在把报纸都分发完以后,我跑回家去,思考晚上的玩耍计划。

太阳还没有落下,我就迫不及待地下楼去等候与她约会时间的到来。

坐在房子的大门外,我完全忘记了到市中心去要向我母亲请假。如果不事先告诉母亲到哪里去,和谁一起去,什么时候回来,她从来没有允许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玩过。

我坐着等了近1小时,姐姐南希出来叫我:

“弟弟,你有事情要做。在出去玩之前,妈妈叫你先到厨房去找她。哎!别忘了啊!”

我回答说马上就去。但由于只顾幻想着莱彻尔对我的5美元怎样惊喜了,我几乎完全忘记了我应该完成的厨房里等着我去做的工作,直至快到了要去见莱彻尔的时间,我才想起来。我急急忙忙跑进厨房。

南希姐姐交给我一小盒粉末。她告诉我拿去撒在后门外垃圾桶里的剩饭上。我听到我的妈妈抱怨说,老鼠经常到那个垃圾桶里去找东西吃。我跑到后面打开垃圾桶盖把毒药撒在剩饭上,又急急忙忙抓起帽子,然后打开门慌慌张张地跑到外面。我心里相信,莱彻尔一定会等着我,虽然我迟到了一点儿,但她是不会丢下我走掉的。

我刚刚跑了几步,突然听到妈妈叫我的名字。我一下子停住了,然后从远处回答说:

“我去看电影。我很快就回来,妈!”

“那么你就去吧,孩子!妈怕你到城里去玩。不要去太远了啊,孩子!快点儿回来,不要太晚了!”

我跑了两三步就静静地站住了。我总是担心,怕妈妈知道我到城里去玩而不让我出门。我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从来没有对妈妈说过谎话。我回过头,看见妈妈还站在门口。我很快地说道:

“妈!我到城里去玩了啊,妈。我不会玩得太晚的!”

在她做出决定之前,我转身飞快地跑向有蓝、红颜色水塔的巷口。没有看到莱彻尔的身影,我站住喘口气。

喏!她来了。她站在房子围墙边等我。她说,她也是刚刚来到这里。我们相伴离开巷口,走向有咖啡店的街角。我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让她看。她比我得到钱时还高兴。她翻来覆去地把钱看了又看,然后攥在手里。我给她讲了今天晚上要到哪里去玩的计划。

听到电车的声音,我们赶紧跑过路口上了电车。电车很快地向市中心开去。半小时后,我们在娱乐场所最多的地方下了车。

我的愿望是先带她去一家小饭馆,然后去戏院看戏。在经过一个饮料店时,她拉住我的手:

“弗朗,我太渴了!你先带我进去喝水,好吗?”

“如果你想马上就喝水,我就带你进去。但是,你再等一会儿不行吗?在这附近有一家饭馆,我们到那里去再喝。如果在这里喝水,我们会耽误很多时间,就赶不上看戏了!”

“我太渴了,”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可怜我吧,哥哥!”

我拉着她的手走进饮料店,直接走向有苏打水桶的地方。我对售货员说要一杯水。她站着靠在我身上,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

在我们两人对面的墙壁上有一面大镜子。我清楚地看到我们两个人的影子,特别是她的影子。自从认识她以来,直到现在,我们还不曾这样站在大镜子前面,现在我终于看清楚了她近一年来总是躲闪我的面容。她的美貌只有在这样的大镜子里才能够看清楚。影子中那明亮的大眼睛,红润的双颊,丰满的嘴唇,与双肩极其般配的脖子……这正是我很久以来梦寐以求的美貌。但这是第一次,她的倩影使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极其强烈的爱情。

“快点,哥哥!”她抱住我的手臂急切地说,“水!我太渴了!”

我又一次叫售货员,但眼睛没有离开镜子,因为除了她的镜中倩影外,我不想看到别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孩子像她这样美丽。

她用力拽了一下我的手,就像打破了镜子一样粉碎了我的思绪。售货员倒了满满的一杯水递给她,还没有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她就伸手从售货员的手中抢过杯子。我和售货员都大吃一惊。过去,她从来没有过这样鲁莽的动作,她是一个很懂礼貌的人。

她的手用力握着杯子,像要把杯子捏碎似的,而且举起来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光了。然后,她把杯子递过来还要水,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喉咙。在售货员再次把一杯水递给她之前,她大声喊叫起来。店外面的行人跑进店里来围观,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店里的其他人也都跑过来围着看。

“你怎么了,莱彻尔?”我惊慌地摇着她的手问,“你怎么了?”

她转过头来看我。她的眼睛模糊,嘴唇青肿。她的脸看上去令人害怕。

一位药剂师向我们跑过来。他看了看她,然后向店后面的房间跑去。她站立不稳,俯身向着水杯倒下去,我扶住她让她站稳。

药剂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杯像牛奶一样白色浑浊的药水。他侧过杯子送到她的嘴里,让她把药水喝下去。他说:

“太晚了。如果早知道10分钟,我还能够救她……”

“太晚了?”我问,“什么太晚了?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中毒了。据我判断,大概是老鼠药。大概是,但也有可能是其他药物中毒。”

我不敢相信他的话,而且不敢相信我正在亲眼看到的这些是真的。

她对解药没有任何反应。她直挺挺地躺在我的怀里,脸色更加难看,面部的黑色更加浓重。

“快来!把他抱到后面去。”药剂师提醒我。

我把她抱起来,照直走向后面房间的门口。药剂师拿一根管子用力 她的喉咙。正在让抽气机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一位医生分开众人走进来。他坐下来观察她。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抬起头来,说道:

“太晚了!在此之前半个小时还能够救她,现在她的心脏停止跳动,呼吸已经停止了。她一定是吃了一整盒毒药,我想,那是老鼠药,毒素已经渗入了她的血液,进入了心脏。”

药剂师把管子 去向外吸,医生站着帮助指导,但他不时摇摇头。我们努力吸,而且帮助让她的心脏恢复跳动,我们努力帮助她再恢复生命。

“算了!没有用了,现在太晚了。她不能再活过来了。在她身体里的毒药足够杀死10个人。”

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来把她运走了。我不知道人家把她运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我也不想知道。我默默地坐在小房间里,周围都是些瓶瓶罐罐,贴着白色标签。我望着积极救助莱彻尔生命的药剂师。最后,我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店里一片寂静,除了正在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的售货员之外,没有剩下任何人。外面的街上也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三辆出租车从我的面前开过。

我沿着非常寂静的马路向家里走去。我感觉到,我的心脏好像碎成了几万片。路上一片死寂。我一个人抽泣着。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我看不见光明,也看不见黑暗。太伤心了。我的眼前出现了她映在大镜子里的幻影。她一定是被我撒在暗巷中后门外垃圾桶里的老鼠药毒死的。我似乎看到她正俯身在我家后门外的垃圾桶里找剩饭吃。

她的镜中倩影无情地灼烧着我的灵魂和我的心。

[柬埔寨]凯玛拉/著译自柬埔寨《大众》杂志

共 490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莱彻尔是弗朗的女朋友,他们每天晚上8点到10点见面。莱彻尔要求弗朗不要打听她的住处,其实,他们的住处靠得很近。可是,莱彻尔反复要求弗朗发誓,不要企图送她回家和找到她的住处。弗朗是个报童,每天的收入只有20美分。每次约会或者看电影或者吃冷饮,同时两个节目钱就不够了。他们通常是选择看电影,看电影的时间长,而且两人可以紧紧靠在一起,可以手拉手,可以接吻。当弗朗收到5美元生日礼物时,他决定带莱彻尔进城去玩,可以玩很多节目。可是,节目还没开始,莱彻尔就食物中毒身亡了。是吃了含有老鼠药的食物中毒的。弗朗出门前,曾经将一包老鼠药洒在后门外垃圾桶里的剩饭上。弗朗很伤心。莱彻尔每天靠垃圾桶里的剩饭维持生命吗?还是,莱彻尔本身就是个老鼠?这是一篇狠抓人的“小说”。按我的理解,这是一篇用小说语言写的故事。译者用简洁准确的语言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篇精彩的异域小说。推荐阅读。编辑:大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 100022】

1 楼 文友: 2015-0 -09 00:1 :4 这样的小说是以故事取胜的,人物并不是很清晰。莱彻尔唯一穿的那次黑色 是啥意思呢?读完了文章我还是没看懂。读懂的文友不妨予以指点。

2 楼 文友: 2015-0 -09 10:10:45 虽然我没读过小说的原文(读不懂)。但是我感觉,这篇小说的译者是下了功夫的。小说的叙述语言和小说中的人物语言都很准确且生动,营造了很强的现场感。至于小说本身的立意和设计当然是原作者的事。感谢译者为我们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精神食粮!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 -09 16:02: 8 谢谢大慰先生编发了我的这篇翻译小说及对我的译作的赞扬。关于小说中黑袜子和白袜子的描述,我也不明白有何含义。我想,是不是为了强调弗朗为了遵守自己对莱彻尔的诺言,即使自己不理解,也不会向莱彻尔提出来,以免刺伤她的自尊心,以此显示对她的爱护,其中也许没有太深的内涵。不知我的理解对不对。

 楼 文友: 2015-0 -09 10:19:54 故事动人,翻译精准。叫好!

大慰先生,所我所知,在西方,黑色代表神秘、高贵。穿黑色 显瘦,而且好搭配衣饰。 所以,单身、恋爱或已婚女子,都会在潜意识中喜欢穿黑色 。

回复  楼 文友: 2015-0 -09 17:55: 9 谢谢战友。

4 楼 文友: 2015-0 -09 10: :50 谢谢张先生指点。看来,柬埔寨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也有相当程度的西化意识。莱彻尔穿了一次黑色 是表达其爱美之心。可是为啥强调她只穿了一次呢?是要表达莱彻尔家境贫寒吗?莱彻尔为 时都穿白色袜子呢?为何作者不让她索性贫寒至不穿袜子呢?

5 楼 文友: 2015-0 -09 15:06:45 当我看到主人公把老鼠药撒到垃圾桶的那一刻,我开始紧张,我知道这个细节不是可有可无的,它很可能是一场悲剧的伏笔。天,很不幸,我的揣测不幸言中,看到美丽的姑娘死在主人公的怀里,而她正是被主人公撒在暗巷中后门外垃圾桶里的老鼠药毒死的......我的心针刺一般,险些泪奔。

上帝啊,幸好不是昨天看到这篇文字,不然,我真的没有心情过自己的节日了!

可怜的女孩子!她不是死于老鼠药而是死于贫困。贫困才是一把看不见的杀人刀。

忠田老师,您的翻译水准真的让我好钦佩啊,每一篇都可以拍成一部微电影。如果不是因为版权,或者我们合法拥有了版权,真的可以把您的译作都拍成微电影的。

只是,在这部微电影里,会需要一些旁白作为画面的弥补。比如,影片的第一句就是 莱彻尔不让我知道她的住处,也从来不让我把她送到家里。 一种悬念感油然而生。之后,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铺垫,使整部影片的叙事节奏变得紧凑起来。

哎呀呀,你看我,现在已经成了 忠田迷 了。忠田武官,千万不要停下笔哦。

说不定哪一天,月楼会为你的所有译作写一篇读后感呢!只是,我对柬埔寨的文学史了解得太少。将来您有空,专门为我们介绍一下吧!

今天是 月9日,我经常把它定位为 男人节 ,呵呵,祝忠田老师节日快乐!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 -09 18:27:01 首先感谢社长向我祝贺 男人节 快乐,这是我第一次接到这样的祝贺,甚感荣幸!

可怜的女孩子!她不是死于老鼠药而是死于贫困。贫困才是一把看不见的杀人刀。 这真是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社长对我的译作的评论,总是那样深刻,入木三分,令我受到极大的鼓舞。至于介绍柬埔寨文学史的事情,恐怕我也要认真研究研究才行,因为我对此事也知之甚少,柬埔寨也缺少此类资料。

6 楼 文友: 2015-0 -09 16:18:51 悲剧悲情悲人生,地国相远亦大同。漫漫银河子午线,搅彻寒天读纬经。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 -09 18: 1:1 为先生的精彩评论点赞!

7 楼 文友: 2015-0 -09 22:14:51 哇!好让人悲伤的故事,小小的一个故事,折射出了底层贫苦人民的生活状况。在那样的贫困中,一对热爱生活的年轻人,热恋着,幸福着,仍然是贫困,不仅扼杀了爱情,也剥夺了穷人的生命。很深刻。忠田大哥的文学和语言水平真是了得,精确,生动,表达的非常明白。异国的文学,同样精彩,令人喜爱。乐读更多的异国文学。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 -10 06:52: 0 谢谢柴英的深刻评论与赞扬!向你问好!

8 楼 文友: 2015-0 -10 11:02: 5 小说写的实在,虚拟一下喝药自杀的细节,沿着男人主公的情绪、心理、痛苦,社会背影走向发展,思绪与怀念应该自由开放。给人留下回忆,想象的余地。哦,原来是翻译束国的小说。问候作者。 日月如梭

回复8 楼 文友: 2015-0 -10 11:56:17 谢谢石佛先生点评。祝您健康!

9 楼 文友: 2015-0 -10 16:1 :14 祝贺忠田大哥又得精品。

回复9 楼 文友: 2015-0 -10 17:17:2 谢谢柴英的祝贺!我的译作能再次获得江山的肯定,我感到非常高兴。

10 楼 文友: 2015-0 -18 12:18:26 感谢文友赐稿,您的此篇文章已被新雀之巢文学社团的微信公众账号选择推送给文友共赏,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quezhichaorongshuxia 后在可 查看历史消息 中查看。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

回复10 楼 文友: 2015-0 -18 16: 0:10 谢谢对此文的重视!营口牛皮癣医院咋样急性脑梗死阳痿能吃他达拉非片希爱力

适合儿童的给药剂型有哪些
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
月经不调都有哪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