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意甲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第三百九十九章梓潼将破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三百九十九章 梓潼将破

一日时间,刹那而过,到了次日晌午时分,张辽命一万蛮兵俘虏为前驱,自引两万兵马为中军,成公英率两万兵马为后军,三军齐动,旌旗飘扬,声威赫赫。?.

只见无数兵马漫山遍野地向梓潼城压了过去,孟获早从哨马口中得知晋军大举杀来,连忙命城内守军警戒备战,而孟获则与其弟孟优赶往北门。

少顷,晋军赫然赶至,阵势摆开,一列列精兵甲士,严整齐摆,雄威无比,孟获见之,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此时,晋军中军内,张辽抬起墨麟刀,猛地一招,擂鼓声刹时震天而响,中军数部长枪兵,抬起一柄柄发着寒光的铁枪,步步压前。

前军蛮兵听得,吓得魂魄惊飞,各个好似失了理智一般,望梓潼城北门冲去,阵阵脚踏声如能崩裂天地,城上守军见晋军发起进攻,连忙拈弓上箭,准备阻杀。

不一时,前部蛮兵冲至,蜂拥扑向城门,城上守军乱箭放落,狂甩滚石,一阵阵轰响暴起,城下蛮兵冒着箭石飞冲,刹时死伤不少。

有不少蛮兵胆怯而退,此时中军晋兵赶至,凡见有退者,乱枪就捅,蛮兵被逼无奈,只好望城池拼死进攻。

城下兵马实在太多,城上守军射箭不及,不少蛮兵已冲至城门数百米外,丢落一根根巨大的木桩,渡过护城河,向城门杀去。

孟获见情势火急,连忙喝令兵士加快阻杀,城上兵士顿时各个卯足了劲。或是射箭。或是投石。城下蛮兵死伤惨重,遍地都是蛮兵尸体,战况甚是惨烈。

张辽眯着虎目,冷冷地瞰视着城下的战况,就在这一阵间,一万蛮兵死伤过数千,不过张辽却毫无动容,好似死的不过是一群蝼蚁。心中顿涌几分快意。

待又过了半个时辰,蛮兵的尸体几乎堆满了城下的护城河,张辽估摸守军锐气已钝,当下把刀又是一招,发起攻击号令。

下一刻,便见一架架巨大的云梯车滚动起来,如同一头头洪荒巨兽,扑向梓潼城,孟获在城头上听得一声声暴响,急转身望去。正见那一架架云梯车驶来。

孟获吓得脸色剧变,城上蛮兵各个惊恐。纷纷露出绝望之色,随着云梯车不断地压进,城上的守军好似都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中,为保性命,疯狂地阻击城下的攻势。

“?砰~砰~砰~!!!”

三架云梯车最先撞向梓潼城的城墙,数部晋军兵马奋勇而前,登上云梯,望城上赫然杀去。

孟优连忙指挥弓弩手放箭去射,但这些弓弩手激战许久,手臂皆是麻痹难动,因而蛮军阻势并不猛烈。

很快便有一部晋军兵士争先登上城头,与城上的蛮兵厮杀一起,孟优见之,连忙赶去抵挡,舞起手中鬼头大刀乱砍猛劈,将数十晋军兵士杀落城下。

城下张辽眼见一个个晋军兵士坠落于地,摔得粉身碎骨,脑浆血肉迸飞,刹地目光一冷,双脚一蹬,跃上一架云梯,提刀奔走而上。

城上弓弩手见得张辽杀来,各个吓得心神大震,皆知若让这尊煞神登上城头,后患无穷,纷纷逼出吃奶的力劲,乱箭望张辽齐齐射去。

张辽一边登行,一边挥刀抵挡,竟然无一根箭矢能够靠近,电光火石之间,张辽杀气腾腾地登上了城头。

就在这时,数十蛮兵各个脸色狰狞,举刀挺枪望张辽扑来,欲要趁张辽未曾立稳阵脚,将其杀落城下。

张辽虎目轰然射出两道神光,墨麟刀倏然动荡扫出,随之一片人潮猛然暴退而飞。

张辽脚步一踏,一员蛮将正汹腾舞刀劈来,却被张辽争先一刀劈中其面门,一道惨呼声起,那蛮将应声而倒。

就在此时,左右又有两队蛮兵杀来,张辽拧刀而前,墨麟刀挥动如若狂风,杀出阵阵血雨,只见一队队蛮兵赫然散开。

不久数队晋军兵士赶来,杀开阵脚,拥护在张辽四周,蛮兵眼见张辽浑身赤红,铠甲、头盔、长刀皆布满血色,如同一尊嗜血杀神,竟无人敢前。

张辽虎目一移,正好与不远处亦投眼望来的孟优眼神交接,下一刻,便见张辽脚步猝然一动,挥刀又再杀起,往孟优所在那处遽然扑去。

孟优只觉无尽的危机涌上心头,立马喝令一部弓弩手助阵排好,眼见张辽杀开一处破口,踏步奔来,孟优一声令下,数十根箭矢如雷迸发,倏然射向张辽。

张辽毫无畏色,大喝一声,若如雷炸,手舞墨麟刀,冒着箭雨突进,随着张辽越来越是接近,吓得那些放箭的蛮兵弓弩手下意识地拔腿就逃。

孟优早就退开,此时已召集一队蛮兵力士,命其冲杀阻拦,张辽踏步正冲,正见数十个身形巨大,如有擒狼之力的蛮兵力士舞着一柄柄大刀扑来。

张辽却是冲势不减,一刀骤然砍出,砍中一人胸口,双臂抓着墨麟刀,奋力推进,一连荡开数个蛮兵力士的躯体,冲开一道破口。

两边蛮兵力士,连忙望张辽扑来,张辽猝然一把抽回墨麟刀,从左扫至右,当头数个蛮兵力士,头颅纷纷爆开,血液迸飞。

张辽在血雨中奔走,刀出快疾,于人潮内,或砍或劈或扫,赫然杀开一条极其血腥的小路。

四周蛮兵看得心惊不已,而孟优则猛地打了一个哆嗦,浑身冰寒透骨,不寒而栗。

眼见张辽将要杀近,孟优再欲指挥兵马上前抵挡,却发现许多蛮兵早已逃开,各个都好似将遇食人巨兽一般,逃之不及。

‘咻~!’蓦然间一道破空声响起,孟优心知张辽杀至,连忙抖数精神,抡起鬼头大刀挡去。

墨麟刀赫然砍在了孟优手上的鬼头大刀刀刃之上,暴响刚起,孟优被那强烈的冲劲,逼得连连尺度大胆豪放。原本该剧将于年内播出暴退。

张辽迈步紧随,连劈出三刀,孟优或挡或避,慌乱间,胸口被张辽长刀划出了一道血痕,痛得孟优一阵呲牙咧嘴。

就在此时,一道弓弦声起,本欲加紧进攻的张辽,脸色刹地一变,急抽刀抵住,箭矢赫然射在墨麟刀的刀背之上。

张辽虎目一眯,转眼一望,正见不远处的敌楼上,孟获在一队兵马拥护之下,手持一张大弓,正瞄向其所在的位置。

张辽心神一动,当即一面留神注意箭矢,一面挥刀又冲,孟优退回一处人潮内,连忙命兵士前去拦阻。

哪知这些蛮兵早被张辽吓破了胆,竟无人敢前,孟优情急之下,脸色刹地变得狰狞,当场将一员部将头颅砍下,厉声吼道:??“凡有退缩者,斩!”

这些蛮兵好似天生都是贱骨头,眼下听孟优如此一喝,方才急忙动起,纷纷向张辽拦阻而去。

张辽刀舞迅疾,一步杀数人,很快便又冲散一队蛮兵,孟优见张辽勇不可挡,心知若再退却,军士必定更为胆怯,到时必生变故。

孟优想到此处,只好死咬钢齿,硬着头皮,带领五六员蛮将扑杀向张辽,两员蛮将一左一右首先冲至赵云面前,各抡起兵器击向张辽。

张辽恶战连连,气力有所不济,当下亦不与其硬杀,而是借力打力,先挡住其攻势。

不一时,又有三员蛮将杀至,张辽立于一处,刀式轮转而动,将来攻蛮将所使力劲尽数化去。

一众蛮将心中惊异,直觉所有巨力如泥牛入海,消于无形,猝然间,张辽刀式陡变,墨麟刀顺势一带,五员蛮将皆觉手中兵器好似被一股牵力带走。

下一刻,便见张辽猛地收刀,一记横扫,三员蛮将顿时被割破喉咙,随后,张辽拧刀突进,左砍右劈,将两员蛮将劈落城下,赫然杀到孟优面前。

孟优慌忙举刀就砍,张辽却又改变刀式,一刀抵住孟优劈来的鬼头大刀,待孟优用劲之时,借力一转,墨麟刀划向正舞刀扑来的另一员蛮将,那蛮将毫无料及,被张辽一刀割破喉咙。

血雨飞溅之间,一道箭破虚空的轰响暴起,张辽收步一退,一刀迅猛劈出,赫然劈碎射来冷箭。

孟优趁着这一空隙,早已拔腿而逃,只是孟优这一退,无数蛮兵好似瞬间失去斗志一般,随着孟优拔腿就逃。

城上过道很快清开大半,张辽亦不紧追,就在原地歇息,等待己军兵马赶来。

与此同时,在敌楼内的孟获脸色连变不止,碧绿细目内尽露疯狂之色,一员蛮将急与孟获劝道:“大王,彼军势猛,加之那汉将张辽,威猛难挡,如此下去,只怕这梓潼城难以把守多时,虽然只有两人座大王当应速速准备,情势危时,宜弃城而逃!”

孟获听言,气得咬牙切齿,怒吼不止,吼声内尽是不甘,少顷,孟优奔上敌楼,急呼张辽正引军杀来。

孟获碧绿细目猝然一转,移向脸色煞白的法正,不知何意,法正一见,唯恐孟获加害自己,以来换取张辽欢心,连忙叫道。

“大王你与我主可是盟约之友,两家联手,方可能够抵抗晋国贼军,倘若分之,必将被晋国贼军各个击破!”

孟获一听,死死地压住心中某个蠢蠢欲动的念头,当下却命兵士护住法正,以保其安危,然后迅速领兵撤出战楼。

中山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北海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铜川儿童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