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意甲

前言br金公鸡事件发生在上个世纪中期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0日    点击:[0]人次

前言

金公鸡事件发生在上个世纪中期,新中国成立前后,追根究源它不过是一件普通普通的事件,却由于某些人的别有用心,把此事搞的错纵复杂扑殊迷离,矛盾升级情况恶化给当事人李福祥以人生最大的伤害。好在雨后便是晴天,乌云总会散去,最终在武乡县人民政府的精心调查和取证下,还当事人以清白。然而事隔六十余年后,当我站在当事人面前采访此事的时候,他对着我久久无语,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老人的心意,他不是不想说,他是为当年的事心有余悸,他是怕好了的伤疤再一次被揭起。悠悠六十年过去这人还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如今你已耄耋之年,总不该把那些曲折伤心的往事带到另一个世界吧!此时我发现老人眼角充满泪水,嘴唇似喃喃自语,惊心动魄的往事似乎就发生在眼前,他不堪回首却也不忍心带着曾经的冤屈默默离去。稍息片刻后老人即向我把当年的往事娓娓道来……!

如今,事过又几年,当初“金公鸡”事件的当事人、见证人、参与人均已作古,我却久久不能把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整理出来,深感有愧。今特资其文以慰当事人之托,二零一四年阳春。

土改获“宝”

一九四六年五月四日,中共中央向华北解放区发布《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中央《五四指示》,该指示决定将减租减息的政策改为没收地主土地分给农民,真正在中国实现耕者皆有田。当年十月,苏峪村作为土改试点村首先进行土地改革,工作组由县委赵日新、区委王占鳌等成员组成,入驻本村崇法寺村公署大院,配合时任党支部书记郝禄昌、村长李宝金等村支领导开展工作。截至46年元旦前夕,苏峪村土改成果颇丰,本村150余户村民,将1485亩土地分隔一净,并将地主老财的房产也分给了穷人,甚至还分地主的媳妇和儿女,可谓是能分的东西全分了个光,彻头彻尾的把地主阶级赶出了门。随着土改运动的深入,有些人总觉得封建地主总还有浮财呀底财的没有拿出来,甚至有人提议地上没有咱去地下找啊!这话提醒了村农会主席候肇祥,对,那咱就挖他的老坟。在当时农会主席发话谁敢不听,当场就有二三十个胆大的年青人报名,组建起我村历史上第一支——刨坟掘墓小分队。队伍拉起后迅速开拨李氏老坟——坟树拐,经一月辛苦收获很大,挖出来的东西堆满了村公所库房,最后实行平均分配按户均摊,老百姓手捧宝物个个喜气洋洋,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刨坟掘墓运动在苏峪村周边展开。

一九四七年元旦,苏峪自然村小庄,也组织起一批掘墓队,队长由村党支部付书记李炳华担任,村治保主任李福祥担任副队长,成员分别是李有所、李双全、李五孩、杜存宝、李会则、段留书等人员组成。接着,所有人员扛撅的扛撅拿扦的拿扦,兵分两路直奔马家堂苏峪李氏老坟墓地而去。霎哪间,好好的老墓变成一座废墟,所谓地下古董全被他们捞起,满满的装了三大平车,看着这些似曾腐朽的宝贝,看着这满满三大车的收获,他们心中充满喜悦,不由自主摆出一付胜利者的姿态满载而归。

事与愿违,交果实留下麻烦。正当小庄自然村准备再分封建果实的时候,武乡县委最新文件下达:“国难当头,内战告急,我军前方吃紧,急需后方支援。即日起,所有地方浮财上交政府处理,以解国难燃眉。”见此文件掘墓队愁眉紧闭,蹲在地上不停的唉声叹气,谁心中也不是个滋味,但是面对国难当头又不能至之不理。再三权衡之下村领导委派李福祥全权负责,会同财粮主任张某与李双全、李某等组成苏峪村底财上交小组,并将所有财物登记造册,于次日上午交到洪水一区政府。由区委秘书崔发先(石门上庄人)负责接收,双方正当交接完时,突然从一老人帽上掉下个帽冠来,崔秘书弯腰将其捡起,放在手心观赏了半天,回头对福祥说:“老李,我看这东西不值个钱,不过是铁片片上镶的个的黄公鸡,就不用上帐了,你拿回家给孩子玩吧!”边说边给福祥递了过去,福祥见状忙做推辞,“崔秘书,它虽然不值钱却也是政府的财产,我怎么可以随便拿啊。”“老李,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如若有人找事,你就告诉他们,是区委秘书给我的。”崔秘书接着说。话说到这里,福祥也就不再推辞将公鸡帽冠接在了自己的手中,告别崔秘书,一行人回村复命去了。

一九四七年五月,土地改革运动悄然接近尾声,本来已恢复平静的小山村却又一次掀起轩然 ,所谓“郝家天下”在人们的一片批判声中被迫下台。苏峪四大昌倒台是土改运动在本村的一个恶性循环事件,从与地主阶级斗争转化成内部斗争,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路线,不仅有违党中央的“五四指示”,也从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我们的土改成果。在这起斗争会上李福祥、李炳华冲锋在前,为打倒郝家天下进行的夺权斗争中立下了不朽之功,深得新任领导器重。至此,苏峪村土改运动在一场你争我夺的斗争中拉下帷幕。

玩物陷狱

冬去春来,转年已是一九五零年的春天,那个春天分外明媚,全村人民正尽情的在自己的土地上播下希望的种子而默默耕耘。然而,就在此时,谁也不会注意谁也没有想到,小山村将会迎来一起“惊天大案。”话说李福祥回村复命后,将那个镶有黄公鸡的铁片带回了家,因为当时孩子还小,又觉得不是个什么值钱的东西,就随手把它放在一孔废弃的窑洞里,此后数年,他早已把这桩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也更不会想到这竟成了他私吞国宝的有力罪证。这一年,上小庄有一群孩子正在玩耍流行于解放区的民间游戏打日本,这些孩子大小掺插分成两组,一组扮日本,一组是咱们八路军,那年头孩子们也是爱憎分明,就当是见了真日本人一样打得异常激烈。突然冲锋号一响就向对面扮日本的伙伴们冲去,一看这阵势把扮日本的孩子们吓傻了,突然一个孩子说:快跑吧!一群孩子上的上下的下各自逃命去了。其中李玉书(福祥之子)和另外两个孩子跑回了自家废弃土窑里悄悄的躲了起来,生怕被伙伴们捉住。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三个孩子竟睡着了,当他们醒来时天已进入暮色,便匆匆回到各自的家中。

一夜相安无事,次日却爆出特大新闻,“李福祥私吞土改果实”,“李福祥私藏金公鸡”等等,一时震惊小山村。原来昨晚另两个孩子回家后,忽然发现手心里攥着个什么东西,两个孩子不认识就交给他的父亲李某,李某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是当年上交政府那批底财里的一个缀扣吗?怎么会在你两个的手里,两个孩子也感到很奇怪,最后还是弟弟聪明,一定是在上小庄玉书家土窑里捡的。李某一听心中暗喜,忙问两个孩子“是不是李福祥家那个玉书”,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答道“是”。遥想当年李某与福祥家素有冤仇,只因人家是村干部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惹事非,这下好了这不就是个整死他的绝好机会。次日,未等天亮,李某匆匆赶到时任村党支部书记郝银昌家报告了此事,尚处朦胧中的郝银昌顿失睡意,一把拉住李某怒吼责问:“你狗儿不是说梦话了吧!福祥同志会办出这样的事来。”李某缓缓推开银昌放在他胸前的手,从口袋里取出‘公鸡缀扣’对银昌说:“郝支书,我是人证物证都有,他福祥敢不承认这东西不是他藏起来的。”李某说的头头是道,不由郝支书对李福祥‘私藏金公鸡’之事感到事态严重,顾不得他多思多想,迅速召集村武装民兵,将李福祥来了个五花大绑,暂押村公署等候区政府发落。

区上受审

事发当天,村领导感到事态严重,不是村公署所能解决了的问题,便迅速上报区委、区政府,等候上级的指示。

接到报案后,区委张寿延书记很是吃惊,他认为山区小村能够出现金公鸡,那一定是宝中之宝,既是国宝非同小可。一想到这,他急忙回到办公桌前,草草拟就上报县委公文,派通讯员火速送往县政府所在地。一边召集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研讨案情,并组成以他为组长的金公鸡事件专案组,火速提审李福祥。

区委常委扩大会后,区武委会张主任奉命前往苏峪村押解人犯,当时几乎是动用了全区的武装力量,可见区委领导对此事的重视。因为建国才刚刚一年,党的政权还没有巩固,如地主资产阶级的复辟,国民党遗留人员潜伏等等时时危害着我们的新生政权,所以每一个领导干部都不能掉以轻心,必须慎重起见谨防特务偷袭。此时的区政府,书记、区长、几个付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纷纷,有的说李福祥有可能是个特务,有的说他是隐藏在人民群众中间的定时炸弹,还有的说李私吞金公鸡是想夺党的天下,真是众说纷纭一个比一个想的丰富。这时张书记开口说道:“同志们,静一静,猜测永远不是真相,一切得等调查结果,我们党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这时忽听通讯员来报,人犯已被拘捕到案,请张书记前往审讯室审讯。

审讯室就在政府大院的隔壁,是原武东国民党警察署驻地,解放后收归国有,划拨区武委会办公使用。当日十二时左右审讯工作开始,一番简单的问讯后张书记切入正题:“李福祥,你是不是地主阶级的代言人?你是不是隐藏在人民群众中间的国民党特务?还不老实交待。”李福祥反驳道:“我不是地主阶级的代言人,更不是国民党特务,我的历史很清白特务团的欧团长、村里的老同志都可以为我证明,我是拥护党和政府的。”张书记见福祥的态度诚恳不像是撒谎,便问“既然如此,你为何私吞土改果实,独占金公鸡呢?”“张书记,说我私吞土改果实,独占金公鸡,此事纯属无中生有,这是某些人对我的栽脏陷害。当年土改后我村最后一批底财按政府规定上交,那个‘公鸡缀扣’是最后交接时发现的,崔秘书说它是一块废铜烂铁,就让我带回家让孩子玩,没想到会招来这祸殃。此事崔秘书一手经办,他可以为我证明一切。”再说几位领导看过所谓‘金公鸡’后也觉得不是什么宝贝之物,就想放人作罢。眼看自己的如意算盘将要落空,证人李某急红了眼,突然心生一计极力指证,李福祥当初不仅私吞金公鸡还偷藏苏峪寨金马一匹,是罪大恶极之人绝对不能放过他。张书记一听此言,顿感事态有些复杂,再说崔秘书专区学习还没有归来,又不能听当事人一面之词,一时难以决断只好临时将李福祥收押政府库房等待崔秘书归来再议。

惊动县委

审讯工作结束后,区委让苏峪村的同志们回村听消息。然而一过半月久久没有动静,好不容易有了消息却是区里说李福祥案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事不如李某所愿,令他很是不痛快。随即二次去找村支书郝银昌,郝支书比较正派,起初不赞成他这样一再的伤害人民群众,李某见劝说无望只得使出他最后的杀手锏,怒声质问:“郝支书,难道你忘了当初他们是怎么把你赶下台的吗?难道你忘了他是怎么打断你两根肋骨的?你心疼人家,人家啥时候可怜过你?”几句话说到郝支书的痛处,遥想当年的是是非非,不由他满是伤悲。李某见郝支书有了回旋的余地,便趁势而言“郝支书,咱又不是冤枉他,我可是握有他当年不让说出事情真相的小密条。我觉得到是区领导包庇他,要不怎么就没把重要证据给他们了,这回咱直接告到县里,让县政府处理,我就不信县政府的官都和他穿一个裤子。”经李某如此一说,缺乏理智的郝支书对此信以为真,并扬言说什么也不能让私藏国宝的李福祥逍遥法外。

接下来,此二人为了把此事闹大,罪名落实,可谓是煞费苦心,一方面,组织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痛陈李福祥私吞国宝之罪;二来,起草了洋洋万言的要求定罪书,落款为苏峪村党支部、村委会、全体村民。联名上书,这在建国初的武乡是绝无仅有的事,这样一来,此事轰动了县委、县政府,引起时任县委书记李鹏飞高度重视,迅速组织县委赵日新,县法院赵子祥等人彻查此案,并亲自到洪水与区委同志们座谈落实情况。经过一个星期的两地调查,此案终于水落石出,据李某招供、崔秘书证明‘私吞国宝案’纯属栽赃陷害,完全是个人恩怨所致。最后,恢复李福祥公民自由,依法将李某逮捕,郝银昌予以党内警告留职察看。

除去雾霾的李福祥虽如释重负,但此事伴其一生经世事苍桑仍是他心中不可触及的痛……!

共 45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桩冤假错案。其实由于各种历史原因,我们国家在改革开放之前存在大量的冤假错案。之所以会形成如此大量的冤假错案,最关键一点是人治,而不是法治社会。作者记录的这个金公鸡事件,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案例。作者如实描述了案件发展的整个过程。文笔朴实,记载详尽。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期待更多精彩。【编辑:江南铁鹰】

1 楼 文友: 2014-06-08 07:47:59 一份默契来自心灵的感动,一份欣赏点燃智慧的心灯;穿越心灵的湖,让情谊温暖彼此的心房;珍惜相处的时光,让我们在梧桐文苑这个社团中,真诚相伴,快乐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6-08 12:10:51 相遇梧桐是缘,相守梧桐是情,老百老师妙语,苏一甘拜下风。

 楼 文友: 2014-06-08 12:08:5 谢谢铁鹰老师精彩点评。

4 楼 文友: 2014-06-14 09:16:11 非常欣赏你的小说,希望以后再江山文学网共同进步。肾阴虚脱发吃什么食物能补骨关节炎能吃维生素D吗低血糖有什么症状

跌打损伤后怎么止疼
郴州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口腔溃疡用什么药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