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德甲

br一百零一年以后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一百零一年以后,我站立在混沌边缘的断崖上,面朝飘摇四起的云烟,面朝深邃如黑夜的涡旋,泪流满面。

我在幻术与魔法阵的压抑中拭去泪水,望向阴霾重重的天空,看见了比翼齐飞的圣兽,看见了族人绽放的笑脸,看见了超越时空的光芒。

我的名字叫伊诺,我在龙樱之庭长大,陪伴我的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幻术师。我叫她的本名尤莉,她却尊称我为冰皇。

尤莉是我的导师,她拥有极高的天赋,未满200岁便学得了幻术的精髓。父皇命她留在我的身边,直到我掌握了开启幻术的秘诀。

我不会在父皇面前使用幻术,因为我希望尤莉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可这天真无邪的心愿却成为了我的梦魇,将她埋葬在了只有冰与雪的天柱城。

尤莉喜欢抚摸我银色的头发,她会微笑着轻轻地对我说,伊诺,我未来的王,在你身体里潜藏着无限的可能,你要唤醒沉睡的力量,守护幻书,守护族人,守护圣兽。

那时的我年幼无知,眨着眼睛好奇地问,幻书是什么?她蹲下身子看着我,温和地说,冰皇,你长大了就会明白。

为什么总是叫我冰皇?我不解地问。

因为你继承了父皇的冰幻术,将会成为和他一样伟大的王。说完她念动咒语,将飘零的白雪化作薄纱,披在身上为我跳一支舞,为我向上苍祈福。

我成为了王你就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么?我天真无邪地问。她听后轻轻点了点头。

VOL.2

我的父皇是冰雪之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几百年前他带领族人在圣战中夺得幻书,使圣族一跃成为了异界的王族,并把疆域扩展到了整个冰雪山原,最后定都于天柱城。

圣战中折戟沉沙的玄族,带着残兵败将撤回了火离峡谷,其他族群也回归故土休养生息,为千年后的下一次圣战厉兵秣马。

父皇将他的余生贡献给了冰雪之国。无论是在月牙楼与族人相会,还是在寒冰殿处理朝政,他总是刻意冰封自己的脸,从未露出过一丝笑容,长久以来臣民对他敬畏有加,只有我才知道,父皇其实是一个懂得温柔的人。

我清楚地记得,在我100岁生日的夜晚,父皇带我到空无一人广寒宫。他走到冰屏前挥一挥衣袖,上边便出现了一个人的笑脸,在我苍白如月光的记忆中,这是一张陌生的脸庞,但我却感到莫名的亲切。

父皇把我抱到胸前,我看到他的眼角闪着泪光,于是伸手为他拭去,这时我看见他露出欣慰的笑容。我轻轻的问,父皇,这个人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她?

父皇看着屏风平静地说,她是你的母后,生下你不久便离开了人世,你要好好的记住她的脸,她是如此的疼爱你。

我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在他的胸前入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千年雪狐的毛皮上,这是父皇的披风,他就坐在我的身旁。

父皇没有选妃纳妾,对他来说母后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时常看见他的身影在广寒宫中游荡,还能听见他低沉的哭泣声。每当雪花飘零,父皇会用冰幻术在透彻如泉水的天柱上镌刻出一张脸,然后看着雪花慢慢地将它掩盖,这时我会走过去静默无声地呆在他身旁。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父皇一直忙于兴国安邦,他担心我一人会感到孤单,于是收养了一个四处漂泊的女孩与我为伴,她便是尤莉。

VOL.

我的宫殿名为龙樱之庭,在庭院中央有一棵稀世罕见的龙樱树。它在这里已历经几千个冬天。据说它在漫长一生中只会开放一次,然后在满眼的妖艳中化作尘土。

尤莉刚来到这里便站在龙樱一名张姓中年男子来到丽都酒店树下,抚摸它那巨大如天柱的树干,那时候的她迎风颦眉,神情凝重,我捉摸不透她的内心。

尤莉说她要住在龙樱阁,我就让宫女陪在她的身边。记得有一天深夜,几个侍从跑来敲打正殿的大门,我睡眼惺忪的起来,在开门的一时间他们扑通跪在我面前,颤抖着说,少主,她……她不见了!

我匆忙裹上长衣衾,大步来到龙樱阁,阁内空无一人,于是我和侍从到四下里寻找。最后我在龙樱树下找到了尤莉,她一人蹲在树下哭泣。当时我并没有走过去,只是静静的让月光落在脸上,我知道了她一人来到这座陌生宫殿的害怕与心伤。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也听不见尤莉的哭声,于是轻轻地走过去,解下衣衾批在她的背上。过了一会,她突然起抬头看着我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愣了一下告诉她我叫伊诺。

从那个夜晚起,尤莉渐渐变得开朗。她会陪我一起看记载幻术的书籍和一些古书,深夜,我们两人都喜欢坐在正殿的飞檐上看雪花飘落或月光潺潺。

我从一开始就很好奇,尤莉有着怎样的过去,我问她,你是孤儿么?她很坦然地说,是的。她还告诉我她的父母都战死在了沙场,她自己一人以卖艺为生。后来,她到月牙楼跳舞助兴时遇见了我父皇,于是便来到了我身边。

VOL.4

冰雪山原没有四季的更替,只有漫长的冬天和断续的白雪。

在一个下雪的早晨,父皇带着一个年迈的巫师来到了龙樱之庭,他端坐在正殿的冰座上,老巫师就站在他身旁。

我带着尤莉来参见父皇,他一脸严峻地说,你的幻术学得怎么样了?我不假思索地说,我已经把幻术的藏书都看完了。尤莉在一旁点了点头。

父皇阖上银色的双眸又轻轻的张开,突然间我脚下展开了一个白色的魔法阵,它散发出来的寒气缠绕在我的身上并渐渐结成了寒冰。我想挣脱却动弹不得,尤莉在一旁看得十分紧张,忽然她开口念诵了一句咒语,我身上的寒冰便顿时消散。

看到这个情景,诧异的神色在父皇脸上蔓延,他倏地站起身子大声问道,你怎么会幻术?尤莉支支吾吾的说,我陪伊诺一起看藏书的时候记住了一些咒语。

老巫师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她对父皇说,这个女孩很有天赋,加以试炼便能成为优秀的幻术师。父皇听后缄默不语,他敛起长袍坐回冰座。

我看了看尤莉,她也看了看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巫师看出了我们两人的困惑便接着说道,幻术不是光看就能学会,还需要试炼,你父皇刚才是在测试你的能力,现在看来,这个女孩资质不错。

我略带惊讶地看了看尤莉,她则一脸茫然地说,这只是巧合而已,只要念诵了咒语伊诺也能发动这个幻术。我试着念诵了一次却没有任何的动静,接着试了第二次还是没有丝毫发动的迹象。

老巫师笑了笑,她对我说,我的少主,你虽然有不可估量的潜力,却还没有掌握开启幻术的秘诀,而对一些人来说这却是与生俱来潜能。话音落地,她拄着拐杖和父皇一同离去了。

几天之后,尤莉被召到了老巫师居住的冰雪山林,临走前她我跟说,伊诺,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说我会等待,可这一等便是50年。

VOL.5

我一人卧在龙樱树的树梢上,看着雪花从鹅毛色天空飘下,落到庭院的地上化成了一缕白光转瞬即逝。

伊诺,我未来的王。突然从树下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尤莉,你回来了么?!我坐起身子往下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如雪莲般纯净动人的女子正朝我微笑。

我纵身一跃,脚尖轻轻着地。我高兴地说,伊诺,你终于回来了。她走过来抚摸我银色的头发,笑着说,婆婆让我带你去冰雪山林。

婆婆?你指的是那个老巫师?!为什么要去冰雪山林,在我的宫殿不好么?!尤莉牵起我的手,在他念诵咒语的瞬间,我一睁眼便置身于一片雪林之间,老巫师就站在前边的岩石之上。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实的积雪,也从未感到如此的寒冷,因为我不曾离开过天柱城,这里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伊诺,未来的王,从今以后请你在这里接受试炼,尤莉就是你的导师。老巫师一脸严肃地说。我看了看她眯成一道缝隙的眼睛,犹豫了一下便答应。

从那天起,我不断地接受各种试炼。我要做的就是利用体内蕴藏的力量,将书上的咒语和魔法阵开启,然后将冰雪在瞬间融化,或是将奔腾的冰原融水瞬间冻结。

具象占据半壁江山的重工业用电量是冰幻术的精髓,也就是将水元素转化成不同的形状并加以利用,这是我必须掌握的幻术之一。然而,有一些幻术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开启的,那便是禁忌之术。

我曾问尤莉为什么要教我幻术,她说这是父皇的命令,而且在我完全掌握了冰幻术之后她就要离开。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希望尤莉陪在我的身边,于是我回到天柱城,在广寒宫与父皇相见,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背着我看着冰屏风。

VOL.6

在250岁的那一年,我完全掌握了冰幻术,却不让任何人知道,更不会在父皇面前开启魔法阵。

我已经有50年没有回天柱城,那一天,我离开了冰雪山原,带着尤莉回到了龙樱之庭。她面有难色地说,冰皇,这样好么?我天真无邪地笑,跟她说,你不想看看那棵龙樱树么!

我和尤莉坐在庭院的台阶上,看着雪花飘舞,那时,我看见她露出甜美的微笑,感到非常的开心,可我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个白色的魔法阵在庭院里展开,父皇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我猛地站起身子,没有向他参拜,尤莉愣在一旁不知所措。

父皇一脸严峻地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我站到他面前说,这里是我的宫殿,我随时都可以回来。他面露严厉的神色,看着我说,过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学会冰幻术么?我毫不犹豫地答复,还没有。

你必须掌握冰幻术,不然你无法成为冰雪之国的王!父皇挥一挥衣袖展开了魔法阵,在他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间,我隐约看见他露出了莫名哀伤的神情。

尤莉扯着我的白貂披风,轻轻地说,冰皇,我们回冰雪山原吧!我站在原地自语,为什么我一定要成为王?!她听后笑了笑,温和地说,因为你是父皇唯一的儿子。

尤莉的话令我不禁回想起了往事,我清楚地记得,在我200岁生日的宴席上,父皇站在我的身旁,面对满朝文武说道,在过150年我就将王位传给我唯一的儿子伊诺。他将守护幻书,延续冰雪之国的繁荣。

从那以后,侍从和臣民都改称我为未来的王。

未来的王?我一定要成为王么?

我抬头望向天空,雪花飘落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一丝的冰凉,然后是透彻身体的酷寒,就在一瞬间,一股不可压抑力量从体内涌出,在不经意间我展开了魔法阵,那时,尤莉就站在我的身旁。

那个夜晚,龙樱树妖艳的盛放,雪花漫天飞舞。尤莉躺在我的身前,白色的鲜血沿着尖锐的冰棱,不断的往下淌。我的视线被泪水模糊,眼前一片昏暗……

VOL.7

隐约中,我听见一个的悲伤的哭泣声,那人跪在雪地中,身前躺着一个女子,白色的血沾染在他的雪狐披风上。那人便是我的父皇。

冰幻术凌驾于炎幻术之上。父皇凭借它打败了玄族,却染上了魔障,这是最强幻术的弊端。无法控制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累积,最后毫无保留的喷薄而出,不分敌我的杀戮。

几百年前,父皇杀死了母后,而几百年后,我杀死了尤莉。

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要成为王?

万般痛苦中,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父皇就坐在我身旁,眼神呆滞。我看见他眼眶上的泪痕蔓延到了嘴边。我无法落泪,因为不想再让他悲伤。

父皇不分昼夜地陪在我身边,他是如此的温柔以至于到最后都不愿告诉我真相,而我却开启了梦境的幻术,看见了他的过往。

月光如雪,那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在梦的尾声,朦胧中,尤莉摩挲着我一头的银发,我看见了她的笑脸,听见了她对我说的话。

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王。这是我醒后说的第一句话。父皇惊诧地看着我,他原以为我憎恨他一生,但我不会,因为他是冰雪之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

在我 50岁的时候,父皇把王位传给了我。他将我带到了三根天柱的旁边,我看见他挥一挥衣袖,天柱间便出现了一本覆盖着古老封面的书。父皇说这便是幻书,是上古圣战遗留下的真理之书。从那时起,得到它的族群将成为王族,统领一方。

圣战每千年进行一次,它在于赋予每个族群成为王族的机会,但我无法理解,为何要互相杀戮?为何一定要成为王族?作为平等的族群生存下去就不行么?

父皇在临死之前还在说我太过天真,但我却始终渴望和平,于是,我将那条随他征战多年的雪狐披风与他一起安葬。

VOL.8

我曾以为王是至高无上、拥有一切的人,后来才发现,在几千年的时光里,王注定要孤独一人。

在圣战开始的前100年里,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那是混沌边缘的断崖,那是可怖的涡旋,我手里攥着幻书,各大族群的人从身后蜂拥而来……

我从梦中惊醒,抓起白貂裘慌乱四顾,偌大的龙樱之庭只有我一人,就像只有父皇一人的广寒宫,我还想靠在他胸膛上入睡,可他却离我而去,到最后他还在为备战操劳。

我已经成为了王,尤莉却不在我身边。我所做的一切都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总是活在记忆里,却无法回到过往,只能向未来迈进。

我想起了古书上记载的一种禁忌幻术,让生命轮回之术。

龙樱之庭内的龙樱树早已化为尘烟。我划开手腕用鲜血在庭院中画出了魔法阵。我念动咒语时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酷寒。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我不能退缩。

婆婆来到龙樱之庭时,我已经倒在魔法阵中央。那时我奋力地爬起来对她说,在不久的将来,尤莉将会转世重生,请你照顾好她,我会给她最美好的世界。

一百零一年后,我不顾臣民的反对,独自一人来到冰雪山原,手里攥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幻书。

率先朝我冲锋而来的是大张旗鼓的玄族,而后其他族群也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他们都为了我手中的这本真理之书,得到它的族群将成为异界的王族,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我面朝千军万马孑然而立,凛冽的寒风将我的白貂披风灌满。我嘶声力竭地笑,笑声末了,我展开了白色魔法阵引吭高喊,我在混沌边缘,然后,我伴随着一阵炫目的光芒消失不见。

VOL.9

混沌边缘是这个世界的起始,那里有可以吞噬一切的涡旋。

我站在断崖上等候玄族的王。我知道,他还有几百年的寿命。他想要复仇,但我不会交出幻书。

不久,我又面对着千军万马孑然而立,再一次嘶声力竭地笑,看着他们相互厮杀,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突然间,我面朝飘摇四起的云烟,面朝深邃如黑夜的涡旋,泪流满面。

为了夺得幻书,玄族之王用炎幻术升起一道红莲屏障,然后他一人驾着玄兽朝我飞奔而来。

我抬起双手用冰幻术将水汽凝结。他抢先一步扬起碎石熔炼成锋利的飞箭。它们铺天盖地朝我袭来。我突然间放下了手,毫无抵抗地被贯穿胸膛,白色的鲜血四溅,在倒下的瞬间我欢快地笑。

我带着幻书一同落入了混沌涡旋。

那个禁忌之术,之所以为禁忌,因为,生命无法被再度赋予,只能换取。我死后尤莉便将重生,幻书消失后圣战便将终结。

我确实很天真,但我却在梦中看见了未来——

许多年、许多年以后——

我的名字叫尤莉,我是冰雪之国的第一位女王。

我听婆婆说,我的前世是一位幻术师,陪伴在伟大的王的身旁。

在盛世太平的异界,在安宁的龙樱之庭,在月光如雪的夜晚,我会梦见前尘往事,梦见我的王,他的名字叫伊诺。

共 554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幻书】这是一篇玄幻小说,讲述的是冰雪之国守护幻术的王在幻术修炼到一定水平之后便无法控制自己,因而误杀了自己至亲的故事。伊诺的父亲误杀了伊诺的母亲,伊诺又误杀了尤莉,两人都生活在无尽的哀伤之中。但伊诺不同于其他的王的地方在于,他虽然也负责保护幻书的,但他厌倦杀戮,更厌倦各族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更希望作者文笔各族之间和谐生存,希望死后的尤莉能够重生。因此他布下尤莉重生的幻阵,带着幻书依然进入混沌的死亡。作者文笔哀婉曲折,叙述手法独特。感谢赐稿,推荐欣赏。【山水神韵:飞翔的风筝】

1楼文友: 14:58:05 凛冽的寒风割不断融融的友情,在这寒冷的日子里给朋友寄去一份暖暖的祝福。祝朋友笔耕快乐,佳作不断。

回复1楼文友: 2 :0 : 4 这边的天气,温婉如春。

小孩拉稀怎么办
全民健康网药品库
腰间盘突出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