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召唤天骄第九十五章梅长苏驱虎吞狼二更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4日    点击:[0]人次

召唤天骄 第九十五章 梅长苏驱虎吞狼(二更)

负弩前驱,御车策马,锋锐霸道,杀气腾腾!

当那兵俑居然由静转活,信手挡开纯阳真煞的冲击时,别说夏晨曦被那尖矛如林,战火烈烈的扑面气势压得秀发飞扬,险些睁不开眼睛,就连控制者楚枫浑身上下的骨骼都是咯咯作响,有种不堪重压之感。

“好厉害!”

楚枫闷哼一声,按住画壁的手依旧稳健无比,眉心隐隐闪现出一道玄奥的金色印记,助他摆脱压力,夏晨曦却是毫不退缩,凤目怒睁,出剑迎上。

嘭!

剑戟相交预警信息仅简略提了 注意防御,兵俑纹丝不动,大踏步前进的姿态不见半分动摇,夏晨曦则浑身剧颤,蹬蹬蹬倒退三步,脸色一白。

“堪比夺命境强者的兵俑吗?”

她衣袂飘摇,须臾间退出十数丈开外,到达地宫入口处,可进可退。

<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艾伯特以女儿美貌为卖点p>别看夏晨曦年纪轻轻,一身功力已经威压不知多少掌门长老,就算是玄品宗门内,想要挑出如她这般杰出的弟子都几乎不可能。

但真正放到惊神宗内,区区一个真我阶凝煞的武者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刚刚达到内门弟子的标准罢了。

因此楚枫仅仅驱策了一具兵俑来攻,就让双方的实力强弱瞬间颠倒。

不过战斗并没有就此结束。

连楚枫都没有料到,夏晨曦在观察了动向,发现只有一具夺命境兵俑出动,其他依旧安静地停留在原地后,眼中浮现的不是畏惧与退缩,反倒是灼灼的战意,嫣然一笑:“这才有意思嘛!”

伴随着清朗冷冽,带着凛然锐气的声音,是骤然亮起的剑芒,与暴风疾雨般的攻势。

这一刻苍穹神鉴全力展开,夏晨曦的佩剑升晖直接幻出一片漫天剑芒,一时间连四周的气流都为之改变,无数风刃自行生出,割裂着空气,发出嗤嗤声响,沿着奇妙的轨迹,席卷向兵俑。

晨曦旭日,煞气千重,剑波流动处,叮叮当当的脆响接连不断地响起,一时间那威武的兵俑居然被淹没在了其中,完全看不清身影。

“这就是凝煞强者全力出手的威势吗?”

楚枫正视,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自己不是身份特殊,以致于夏晨曦十分忌惮惊神玉的奇效外,恐怕之前的战斗早就结束。

但她真的能越级挑战,击败兵俑吗?

要知道武学境界越高,越级就越困难,直到最后犹如天堑,完全无法超越。

更何况这兵俑所用的材料一看便知十分强横,绝对超越了灵品,夏晨曦即便攻势再凌厉,恐怕也无法造成有效的伤害吧!

楚枫判断得没错。

夏晨曦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确实将兵俑淹没其中,却是无法持久。

数十招一过,她飘然后退,而终于再现身形的兵俑一如先前,身上毫无裂痕,只有道道白印,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如此防御!

楚枫的心刚刚定下,就见夏晨曦归剑入鞘,端起拳架,万丈光芒,冉冉升起。

这炽烈的日光一出,别说梅长苏闭上眼睛,赶忙退到角落,就连楚枫一时间都无法直视,仿佛只是看一眼,便要被这针芒一样的辉煌光线给刺瞎眼睛。

但他却功聚双目,毫不退缩,顿时看清了这轮太阳的真实面目。

那是一只拳头!

一只燃烧着熊熊金色烈火的拳头!

嘭!嘭!嘭!嘭!

于是乎,爆响炸出,剧烈的破空声不绝于耳,空气为之颤抖,尘土为之飞扬,轰然的撞击声顿时迸射出令人血液沸腾的激昂。

又是一**风骤雨,震人心魄的攻势,这一刻夏晨曦摒弃一切技巧,就是直来直往,大巧若拙,让兵俑无法闪避,唯有硬接。

但楚枫的眼中却泛出疑惑来。

怎么回事?难道她还没发现硬拼是毫无胜算的?

这种兵俑的风格一看便知是正面硬刚类型,若是缠斗游走,寻找弱点加以针对,还有些许胜利的可能,这样战下去,只会落得个精疲力竭,被楚枫捡便宜的下场。

以夏晨曦之前的种种表现,不会如此不智!

“她肯定另有所图!”

梅长苏也疑惑不已,可惜这种层次的战斗楚枫插手不得,他却是完全看不明白,也只能纯粹从逻辑的角度分析,细细思索后,微微摇头,直接不再停留,飘了出去。

楚枫则不敢掉以轻心,注意力落在画壁上,脚步移动,站在前面默默守护。

事到如今,只有以不变应万变。

夏晨曦百忙之中,目光也落了过来,嘴角一扬,俏生生地露出一抹微笑来。

就在楚枫浮现出一股心惊肉跳的不妙感时,她身形一晃,掠至兵俑身后,玉足猛地一踩,踢向地面的纹路上。

“不好!”

楚枫见了瞳孔收缩,蓄势以待的火焰刀狂斩而出,却已是赶之不及。

而那被夏晨曦一直压制的兵俑同样反应僵硬,慢了至关重要的一拍。

功力境界是一回事,招法战术又是另外一回事。

只要不成妖,兽就永远无法克制它的天性,同样只要不点灵,死物也永远无法摆脱僵硬的特点。

这夺命境的兵俑也是悲惨,先被夏晨曦不计功力耗损,一顿狂轰乱炸,然后直接针对破绽,一脚命中了操控阵法的纹路。

“可恶!”

眼见着兵俑犹如一个老旧的木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动作扭曲变形地半跪下来,楚枫二话不说,再度灌输真气,身旁的又一具兵俑活动,朝着夏晨曦攻去。

同时楚枫一只手维持画壁的控制,另一只手斩出火焰刀,联手出击。

其实地宫之内兵俑呈两排而列,一眼望不到头,数目何止上百,只要能同时出动两具,夏晨曦肯定就得败亡。

可惜楚枫终究是实力境界不够,又不通阵法,一次只能驱动一具。

如此一来,局面陷入了另类的僵持中。

楚枫一具一具兵俑派上,夏晨曦一具一具兵俑破去,双方脸色皆是飞速苍白,气喘吁吁,功力耗损严重到极致。

于是乎,两人分别服药,楚枫是从宗政处夺得的元一丹,夏晨曦则纤手自腰间拂过,出现了一个精致无比的药瓶。

一刻钟之后,五枚元一丹纷纷下了肚,而地上又倒了三具兵俑,楚枫的脸色已是沉下。

他的丹药几乎用尽,只剩下养心宴中赏赐的至元金丹,而夏晨曦却仅仅服用了两枚,和这背靠皇室的女子拼丹药储备,实在是不智之举。

但除此之外,又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离开地宫,我们回密藏入口!”

然而就在这时,梅长苏飘了进来。

楚枫摇头:“逃?那可解决不了问题!”

就算他能逃离这密藏,天大地大,又有何处是容身之所?难不成要逃出大夏,去往后渝?

那里恐怕也不会欢迎楚枫这种有资格抢夺皇位的家伙。

到时候,陈家逃不出被灭满门的下场,颜霜等人会被无辜拖累,海棠和小玥要带走,但是很难保护得了她们。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杀人灭口,夏晨曦这知道他血脉的人一死,才得安稳。

梅长苏道:“不是逃走,我另有计较。与其你们这样斗下去,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拼个同归于尽,还不如赌一赌驱虎吞狼的可能!”

“好!”

楚枫目光闪烁,选择相信梅长苏。

他赫然运起九成功力,毫无保留地注入到画壁内,驱动兵俑向着夏晨曦狂杀过去。

夏晨曦以为楚枫要搏命了,一时间也不敢怠慢,转攻为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谁料他趁着这个空隙,一闪而出,消失无踪。

在惊神玉的指引下,楚枫轻车熟路地穿过一个又一个甬道,很快密藏真正的出口在即,上方就是血阳湖水,梅长苏眼中陡然现出异色,挥手拦住:

“停,我们藏在此处,接下来,就看齐王的了!”

婴儿胀气妈妈不能吃什么
名字大全男孩
衢州白癜风医院在哪